蓄意制造种族歧视的政客正在美国社会播撒仇恨

“我正冒着失去自身健康的风险拯救生命,然而却因我的长相遭受中伤。”美国马萨诸塞州总医院麻醉科华裔医生李露西难过地说。据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报道,疫情暴发之初,李露西在下班路上就遭到陌生男子的辱骂;在工作中,一些病人因她是华裔而拒绝接受她的诊治。

一边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救死扶伤,一边遭受种族主义与排外情绪的压力。以李露西为代表的美国亚裔医护人员在这场危机中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被美媒形容为“祸不单行”。

当下,美国社会种族主义死灰复燃,与美国政客的“煽风点火”和怂恿脱不了干系。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一些政客为掩盖自身疫情防控的失败,故意挑动种族对立将疫情污名化,把诬蔑中国作为积累政治资本的手段,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甩锅”大戏。

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多次将新冠病毒称作“武汉病毒”;一名美国政府官员在白宫发布会上将新冠肺炎疫情称作“功夫流感”;白宫高官纳瓦罗更是污蔑中国“派出数十万中国人坐飞机前往米兰、纽约和世界各地进行(病毒)播种”……美国政客肆无忌惮的一系列恶行,迅速助长了美国社会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加剧了针对亚裔的仇恨。

与此同时,美国个别带着有色眼镜的媒体人与政客们相互策应。从《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的文章,到美国福克斯新闻台多位主持人将病毒称之为“武汉病毒”,这些背弃新闻专业主义的媒体成为华盛顿政客们的“传声筒”以及“拉仇恨”的帮凶,不断散播种族仇恨,加剧美国社会的分裂与对立。

从历史维度看,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把传染病归咎于移民和少数族裔的排外历史由来已久。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医学系副教授梅林日前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指出,“(怪罪少数族裔)是为了制定歧视性政策。比如,霍乱暴发的时候美国指责爱尔兰人;小儿麻痹症暴发的时候让意大利人“背锅”;当肺结核和天花蔓延时,中国、日本、墨西哥人成为‘替罪羊’;艾滋病盛行之时,海地人被妖魔化甚至不允许进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种族研究教授凯瑟琳·塞妮莎·乔伊指出,尽管有许多亚裔医护人员在前线抗击新冠肺炎,但将亚洲人视为病毒传播者的历史正在重演,“新冠肺炎疫情是最新的例子”。

正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美国政客操弄下,包括亚裔、非裔、拉美裔等在内的美国人现正遭受着多重折磨。一方面,由于美国政府抗疫节节溃败,少数族裔生命与健康面临严重威胁。另一方面,疫情之下,他们的失业率猛增,经济状况深受打击。根据纽约州劳工部的统计数字,在截至当地时间5月9日的6个星期中,超过19.5万名亚裔美国人提出首次失业申请,为去年同期的56倍左右。这也是迄今美国首次失业申请增幅最大的族群。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安德烈·佩里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表示,受美国政客种族主义言论的影响,下一步很多美国企业可能都不会雇佣亚洲面孔的员工,而且会有人拒绝和华裔合作。

更严重的是,亚裔、非裔等还面临着种族歧视和仇恨。今年4月进行的一项全美民调显示,疫情暴发后,六成亚裔美国人曾目睹针对亚裔的威胁或骚扰。从恶言恶语到踢打推搡,甚至当街泼硫酸,针对亚裔的犯罪案件大幅增加。据旧金山州立大学“停止仇恨亚裔”网站统计,从3月19日起的6周里该网站收到来自美国各地超过1700份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报告。

疫情之下,亚裔遭受的种种不公对待,对美国疫情防控直接造成干扰和阻碍。拿亚裔医护来说,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医生和护士中的亚裔占比分别为18%和10%。如果美国政客继续挑动仇恨,使得亚裔医护的生命安全受到更大威胁,原本捉襟见肘的美国医护力量恐将雪上加霜,美国疫情也有可能进一步失控。

从长期来看,美国政客搞种族主义操弄,将会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目前,占美国总人口6%的亚裔全面参与到美国经济、教育、卫生、科技、文化等各领域的建设和发展。以经济贡献为例,2019年底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在一场发布会上表示,“亚裔企业为美国经济创造了7080亿美金的价值,解决了超过360万人的就业,这是美国所有种族中的最佳纪录”。

当前,美国政客正急着重启经济,亚裔如果遭受种族歧视侵害,最终必将损及美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因如此,美国国内反对针对亚裔的疫情种族主义声浪日益高涨。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在社交媒体上向美国领导人喊话:“我们的亚裔美国人群体——即你所服务的人们——已经在遭受苦难。他们不需要你助长更多的偏执。”美国加州联邦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近日提出一项提案,谴责与新冠病毒相关联的仇恨亚裔美国人言论,比如反对使用“中国病毒”等词汇来指称新冠病毒。

疫情不分种族国界,团结一心、彼此善待才能击退病毒。来自白宫和国会山聒噪刺耳的种族主义言论,正在激化美国社会矛盾、加剧美国社会分裂,将美国民众推向仇恨与对立。如果美国政客们继续开历史的倒车,煽动种族仇恨,注定将反噬自身,被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国际锐评评论员)

责编:刘素素

Author